• <strike id="mkyiy"><bdo id="mkyiy"><ol id="mkyiy"></ol></bdo></strike>

      <rp id="mkyiy"><object id="mkyiy"></object></rp>

        • 歡迎與我們聯系,請發郵件至:gxfxj527@163.com

        從小川小百合的悲慘經歷看“統一教”精神控制下的受害者家庭

        2023-07-19 11:34:56作者:立木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中國反邪教網2023年7月12日消息,通訊員:立木】2022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遭刺殺,引發全世界嘩然。隨著案件調查的深入,人們在對嫌犯山上徹也違法犯罪行為予以鞭笞的同時,也對山上徹也一家的家庭悲劇深感震驚和唏噓。他的母親受“統一教”精神控制后,過度捐贈,導致家破人亡。這樣的悲劇絕不是偶然的孤例,安倍遇刺案之后暴露出來的小川小百合事件,是又一例證,印證了在邪教精神控制下,邪教徒不知不覺、心甘情愿地違背自己的意愿、放棄自己的利益,去實現和滿足教主的利益和欲望,乃是普遍現象,需要國家層面從制度、法律、經濟、教育、心理咨詢、醫療、培訓等方面采取綜合措施,預防、保護、協助受害者擺脫邪教的精神控制。在日本政府決定對“統一教”采取質詢權,以及2022年12月10日通過新的《受害者救濟法》,小川小百合均起了重要作用。 2022年10月起,日本共同社、《日本時報》《Hanada》雜志連續登載關于小川小百合和“統一教”的調查性新聞,中國反邪教網現編譯整編如下。

        小百合(左起第二位)發起合法解散“統一教”運動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案發生以后,一位“統一教”前頭目之女小川小百合(Sayuri Ogawa,化名)在名為“‘統一教’前頭目之女” (The Daughter of the Former Head Minister of the Unification Church)的推特賬號上以及相關媒體上講述了她作為“統一教”信徒的悲慘經歷。她在2022年7月13日的推文中說:

        從小我就被迫生活在貧困中,在學校遭到霸凌,但我的父母只顧和其他信徒外出午餐。當我開始打工時,我的父母拿走了我所有的工資,而我偷偷存起來的錢,在我第一次入住精神病院時未經我的允許被取走。我生病的原因是我的家人虐待無法自理的祖母。我的家人每天對著奶奶大喊大叫,希望她快點去世,還使用暴力。作為“教會”頭目的爸爸裝作沒有看到,對我們這些孩子說:“這是奶奶和你媽媽兩個人的錯?!睘榱送瓿删杩钆漕~,媽媽一直賣力工作,甚至不惜借錢維持她在當地“教會”婦女部的職位。有一次,我鼓起勇氣向媽媽坦白說我受到了嚴重欺凌,甚至被脫光衣服,她只是回答:“上帝對你的期望是如此之高!這是愛的挑戰?!彼岩磺卸冀忉尦墒巧系鄣闹家?,所以我后悔告訴她這件事。我只是希望他們真心地關心我,作為父母對我說些什么。

        我第一次開始工作的時候,無法融入同事們之中。我感到壓抑,于是成為一個宅女,整天盯著天花板度日。媽媽表面上關心我,但是當我不在家時,就向我的姐妹們抱怨:“她什么時候再去工作啊,什么時候能攢錢回家?”于是我離開了“教會”,離開了這個家……

        我不贊成那個殺害安倍的犯罪分子所做的那些事。但是過去的我也想縱火焚燒“教會”場所,殺死“教會”高層領導。要不是后來遇到了那個男人,也就是現在所愛的丈夫,我可能已經成為一個罪犯。        

        她的推文引起了媒體關注。在關西地區MBS新聞2022年8月4日的采訪中,這位年輕女子首次化名“小川小百合”,更加詳細地講述了她的經歷。她提到了她在19歲左右,就是她離開“教會”前后那段時期,曾出現自殺傾向。她甚至寫了一封遺書,放在一個透明文件夾里。遺書中有幾句是這樣寫的:“我無法原諒爸爸和媽媽所犯的錯誤,是你們導致了我的死亡。但是我對你們的愛是真的。很遺憾,很遺憾!我本希望我還活著,我想要愛和被愛?!?她提到,她的遺書中還有一些可怕的話:“首先,我想殺掉我的祖母,然后再殺掉我家的某個人。我不在乎要殺死哪一個,但是我想殺死其中的一個?!?/span>

        隨后,在立憲民主黨(Constitutional Democratic Party)8月23日組織的聽證會上,她講述了自己脫教的原因:

        由于我的父母向“教會”大額捐款,就像安倍刺殺案的那個嫌犯家那樣,我出身貧寒,而且一直生活在貧困之中,為此在學校里長期受到欺負。自幼時起,我被強迫參加“教會”活動和教派儀式,如果“教會”在工作日有活動,我也得被迫曠課去參加。我被告知浪漫是邪惡的。我的父母不許可任何違背教義的事物,比如電視、漫畫雜志等,甚至浪漫小說。我的生活一直就是這個樣子。

        我決定脫教有一個原因是因為錢。我在高中時開始打零工,但所有的錢都被我的父母沒收,因為他們過得很艱難。高中畢業后,我每個月打零工約掙10萬日元,但他們把我所有的工資都沒收了。他們聲稱需要這些錢用于家庭生活開支,但實際上他們是把這些錢捐給“教會”了。當我入住精神病院時,媽媽未經我的允許取走了我所有偷偷藏起來的積蓄。

        我脫教的第二個原因是心理問題。在我讀高中的那段時間里,我父母打罵我的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祖母。他們對她拳打腳踢,告訴她:“你去死吧!”這些暴力的言行完全是與我每天聽到的“家庭至上”和“真愛”的教義相矛盾,這讓我產生了疑問。

        在我參加“統一教”集體婚禮之前,我必須參加一個為期21天的培訓課程,在這期間遭受了一名男性組長的性騷擾。后來,我又參加了在韓國清平培訓中心的三次培訓課程,目的是為了驅除我內心的“邪靈”,但是我在那里看到了很多遭受精神崩潰之苦的信徒,于是我自己也變得精神不穩定了,并且惡化成了精神病,不得不住院治療。

        醫生沒有給我一個具體的病名,但我的病類似于恐慌癥、抑郁癥或精神分裂癥。

        我和安倍刺殺案的嫌疑人山上一樣,成了“統一教”的受害者。

        小川小百合對自己受害經歷的講述受到了“統一教”千萬百計的阻撓?!敖y一教”工作人員從推特上得知小百合將于2022年10月7日在日本外國記者俱樂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的信息后,提前一天對她的父母施壓,要求他們設法阻止。小百合的父母在7日一早給她發了LINE信息:

        “你今天要舉行新聞發布會。你的爸爸和家人非常關心,因為你對過去的記憶與我們的記憶有很多不同。在向大眾發表講話之前,希望你先檢查一下過去與爸爸和家人的電子郵件和LINE信息,以及你的銀行存折記錄。即使你現在相信你的記憶是正確的,我擔心如果以后發現你的記憶是錯誤的,你會受到傷害?!?/p>

        讀者可以從他們對女兒安危的擔憂中,讀出父母受到“教會”脅迫的意味。由于顯示小百合并沒有閱讀這條信息,“統一教”當地總負責人要求小百合父母給日本外國記者俱樂部發傳真。父母請一位會講英語的“教會”總部工作人員準備了文件日語和英語版本,在英文文件上簽字后,通過傳真把文件發送給了日本外國記者俱樂部。于是就發生了日本外國記者俱樂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的那一幕:發布會開始后的50分鐘左右,當小百合就要結束講話時,擔任主持的外國女士突然開始與在場的小百合丈夫交談,讓他看一些文件。緊接著,小百合的丈夫站起來為她發言:

        “我要為她說幾句話,”他說道?!拔覄倓偸盏揭晃弧虝蓡T的信,上面有小百合父母的簽名??偨Y起來,他們說她精神不穩定。自從安倍前首相被槍擊以來,她的狀況惡化了,并且一直在撒謊。因此,他們要求立即取消這場新聞發布會?!?/p>

        小百合就坐在丈夫身旁,聽到這些話顯然非常不安。她含淚說,她的人格障礙在幾年前已經治愈,她現在是健康的。她最后說:“我想很多在座的人都會明白,到底誰才是最壞的人,是那些繼續堅持說自己是對的人,還是我?”

        “統一教”操縱前成員父母逼停他們女兒的新聞發布會,這樣的劣跡,不小心把該組織的卑鄙形象充分地暴露在世界人民的面前了。

        記者福田真澄(Masumi Fukuda)2022年底采訪過小川小百合的父親良彥(化名)。他對于女兒指責他們基于宗教對她的虐待以及因宗教捐贈導致家庭貧困感到非常難過。他說:“我們被女兒這樣指責,感到非常難受。但是我不能責怪她,因為她受苦是事實,盡管她所說的是基于誤解。她在推特上面所說的大部分故事都不是真實的,從中還能感受到她對‘教會’懷有強烈的怨恨和敵意,我為女兒的精神狀態感到擔憂?!绷紡┓驄D表面上關心女兒的身心健康,實際上更在意的是另外的事:“我們的女兒所說的都只是家事,但是她的言論嚴重損害了‘教會’和‘教會’二代成員的形象。如果這場運動導致‘教會’解散,那么許多‘教會’成員將失去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的精神支柱和其他至關重要的利益。當我想到他們的痛苦時,我感到一種深深的責任感?!边@種所謂的勝過親情的“發自內心的責任感”顯然就是來自“教會”的壓力,是一種強有力的精神控制術。   

        小川小百合在日本外國記者俱樂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產生了積極影響。這次新聞發布會之后不久,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決定行使政府對“統一教”(現稱“世界和平統一家庭聯合會”)的質詢權。岸田文雄之前并不愿意這樣做,因為他認為“統一教”案件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質詢條件,如果政府行使對某教派組織的質詢權力時,這預示著可能會提出合法解散該組織的要求。與此同時,為了應對“統一教”問題新提出的《受害者救濟法》(Victims Relief Act)的審議進展也異常迅速:2022年12月7日,執政黨和反對黨就此達成了協議;12月9日,小川小百合在國會作證;12月10日《受害者救濟法》獲得通過。小百合對于日本政府對“統一教”進行質詢的決定,以及對新的《受害者救濟法》的頒布,做出了巨大貢獻。

        但是小百合也為此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她在國會見證時坦言:“‘統一教’成員和其他一些人每天都稱我為‘騙子’和‘偽君子’,我無法忍受。我非常難過,難過得要死?!薄敖y一教”還通過某些媒體反污小百合為誹謗“統一教”的“叛教者”, 說她扮演起“職業叛教者”的角色,成為她之前所屬“教會”的敵人手中的一個工具。 這表明,在“統一教”問題被曝光后,“統一教”仍然試圖對受害者施加精神控制。在邪教勢力坐大的國家,作為普通個人要擺脫邪教控制、揭露邪教,可能面臨極大的危險,反受其害、反受其污的可能性極大,需要極大的勇氣。

        熱點文章

        廣西反邪
        廣西反邪教
        m.guangxifxj.cn
        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在线播放_国产精品第15页_中文字幕国产乱码你懂的_久久久久国产线看观看精品
      1. <strike id="mkyiy"><bdo id="mkyiy"><ol id="mkyiy"></ol></bdo></strike>

          <rp id="mkyiy"><object id="mkyiy"></object></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