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mkyiy"><bdo id="mkyiy"><ol id="mkyiy"></ol></bdo></strike>

      <rp id="mkyiy"><object id="mkyiy"></object></rp>

        • 歡迎與我們聯系,請發郵件至:gxfxj527@163.com

        用“遙治”蠱惑他人 編造冤親債主附體鼓吹“宗師法力無邊”“法眼遙測信眾”……“菩提功”人員被依法判刑!

        2023-06-25 11:11:08作者:無邪君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一個女的給我打電話,說你把錢打過來我給你做功德,她還威脅我不照辦我就死了,我就把錢轉給她了?!?/p>

        他們打著佛教、氣功旗號,大肆宣揚迷信,編造冤親債主附體等邪說制造恐怖氣氛,威脅信眾……

        “‘超度’的時候我有‘超度’能力。我‘超度’這些年,有的人想‘超度’,我說你試試,別人‘超度’不了,(別人給他)‘超度’幾天以后是自己身體難受,后來我還得幫他?!?/p>

        他們自稱能“遙診”“遙治”“渡人”,用蠱惑手段蒙騙他人,鼓吹具有特異功能,誘導信眾……

        “我不認為它是偽科學,我認為它是超科學,比科學還要好,非常神奇,讓人難以理解,說不透?!?/p>

        他們鼓吹狄玉明“法力無邊”,以“加持能量隨光到達地球任何地方”“法眼遙測每名練功人員”,蠱惑信眾……

        “讓他提供自己的信息,然后我們用觀想加意念的方式調理身體、治病,用‘念佛’的方式‘超度’亡靈?!?/p>

        他們反復強調自己擁有“超度”能力,認為替別人“點燈”“超度”冤親債主,屬于做功德,欺騙信眾……

        他們,到底是何許人也?到底又是如何被洗腦的?

        今天,跟隨記者的采訪,讓我們首先從案犯劉海波和田素芬被抓說起!

        ▲劉海波

        建立網上道場傳播迷信思想,以“點燈”“請法物”“塑金身”等為由斂取錢財超千萬

        2021年10月,山東省德州市公安機關發現武城籍59歲的付某涉嫌從事“菩提功”組織活動,立即成立專案組圍繞付某等人開展偵查。通過大量細致的工作,一個以劉海波為頭目的“菩提功”組織浮出水面,其組織體系、歪理邪說、活動情況和社會危害也漸漸明晰。

        ▲武城縣公安局民警劉明哲

        “偵查中我們發現,該組織是以遼寧營口人劉某(劉海波)為頭目,北京昌平人田某(田素芬)、河北秦皇島人高某、廣東茂名人董某為核心成員,郄某、陳某為資金(調度)骨干成員的犯罪團伙?!蔽涑强h公安局民警劉明哲介紹說。

        公安機關通過調查,發現劉海波自稱“慈悲道人”,建立QQ網上道場傳播邪說拉攏信眾,田素芬負責售賣境外“菩提功”網站相關功法產品,聚斂錢財并向境外轉移。

        據劉海波交代,他修行的視頻、傳播的內容都是“金菩提宗師”的。

        他嘴里的“金菩提宗師”是狄玉明,后者于1991年打著佛教、氣功的旗號,建立了“菩提功”組織。狄玉明對信眾妄語許愿,宣稱只要看“菩提功”的書籍、錄像,聽“菩提功”的錄音,就可以祛病健身、調理身體、激發大腦潛能、開發特異功能,就能“遙診”治療。

        蠱惑人心、大肆撈金等種種惡行,讓狄玉明自感罪責難逃,于1999年倉皇出逃加拿大并取得該國國籍。從此以后,他在境外借助互聯網發布指令,宣揚迷信思想,對境內信眾精神控制,秘密發展成員,大肆聚斂錢財,引發家庭危機,嚴重危害社會。

        據警方調查,田素芬習練“菩提功”后,于2020年在劉海波建立的“通渡”QQ群及自行創建的“法物”微信群內,通過幫助群內人員代購“法物”,從事“點燈”“塑金身”等迷信活動,斂取信眾大量錢款轉給境外“菩提功”組織。

        自2020年10月至2021年12月11日,田素芬通過自己的三個銀行賬號向中國臺灣、加拿大“菩提功”組織的“慈悲音”等平臺賬戶轉賬共計602萬元。

        劉海波通過網絡社交媒體傳播歪理邪說,先后創建四個QQ群,并在群內上傳“菩提功”相關音視頻文件達650余個。同時,他以“點燈”“請法物”“塑金身”等為由斂取信眾錢款共計592萬余元,并利用自己賬號將錢款轉至境外“菩提功”組織達530萬余元。

        2022年5月,劉海波、田素芬先后被抓獲歸案。

        ▲警方在劉海波家中查獲“菩提功”相關書籍及資料

        為求助者“收驚”“超度”“遙診”“遙治”,讓信眾“點燈”“塑金身”,終因觸犯法律被判刑

        2022年5月,劉海波因涉嫌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被刑事拘留。2023年2月,劉海波與同案犯田素芬因犯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被山東省德州市武城縣人民法院依法判刑。

        這不是劉海波第一次受到法律懲處。2012年,劉海波就曾因傳播“菩提功”擾亂社會秩序被吉林省磐石市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

        ▲警方在劉海波家中搜查

        但他并沒有因此改邪歸正,甚至丟了婚姻和家庭。

        據他的前妻介紹,迷上“菩提功”后,劉海波天天供著狄玉明的照片念經打坐,什么也不干,后來二人因此離婚。

        “我老婆(前妻)那時候不太愿意讓我練‘菩提功’,不太讓我修行,就是因為我修行有點太執著了。修‘佛法’(‘菩提功’)以后我們就離婚了?!眲⒑2ㄕf。

        面對采訪鏡頭,劉海波依然認為“菩提功”是超科學,他本人擁有特異功能。

        那么,劉海波真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神奇嗎?

        事實上,網友請他“超度”的時候,他會在初一、十五邀請“大仙”高小梅(化名)幫忙,了解網友冤親債主的數量,召請這些冤親債主到其“佛堂”來接受“超度”。

        高小梅告訴記者,劉海波在租住的平房建了“佛堂”,高小梅時不時去他的“佛堂”拜拜。隔三差五,劉海波會詢問高小梅網友冤親債主的數量。但劉海波不知道的是,這個數字,不過是高小梅隨便說說而已,“瞎說的”。

        采訪中,記者問他是否因為“遙治”耽誤別人病情,劉海波卻以“記不清了”輕描淡寫地回答。

        “他已經脫離了這個社會了,對家人漠不關心。而且他脾氣不好,別人讓他幫忙‘超度’什么的,他說光讓他免費‘超度’沒有用,要花錢做功德才行?!碧锼胤艺劶皠⒑2〞r這樣說。

        ▲劉海波配合警方搜查

        ▲武城縣公安局民警李騫

        據武城縣公安局民警李騫介紹,境外“菩提功”組織通過社交媒體、網站及網絡聊天軟件對境內外信眾指揮煽動,強化控制力度,以“網絡弘法”“全球網絡共修”等名目大肆傳播狄玉明的歪理邪說。境內信眾通過郵箱、博客、QQ、微信等網絡平臺學習、傳播非法資料。

        ▲劉海波及其家中一角

        被“洗腦”認為“加持”過的“法物”不受邪魔入侵,甘愿充當“菩提功”傀儡

        現年57歲的田素芬自稱“金理映”,在被抓獲前,她是“菩提功”組織在境內“加持”產品和“法物”的代購人。她曾多次前往馬來西亞、韓國等“菩提功”組織活動活躍地區,參與“菩提功”組織的“法會”等活動,受境外“菩提功”組織領導,在境內從事串聯活動。

        那么,她是如何一步步變成“菩提功”組織境內傀儡的?

        這還得從1986年說起,那時,剛讀完初一的田素芬輟學后從老家河北徐水縣到北京打工。1990年結婚后,田素芬在北京繼續打零工、干銷售。2000年,田素芬回老家時發現,母親由于身體不好,正在修煉“菩提功”。

        “她站著‘念經’,練‘大光明’?!碧锼胤艺f,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開始知道“菩提功”。

        2016年冬天,田素芬跟親戚第一次赴馬來西亞參加“菩提功”的“法會”。據田素芬回憶,“法會”設在一個酒店,一個叫“僮輝”的女子主持了她們的皈依儀式,并給她賜法號為“理映”。

        “我的法號是‘理映’,很多人都習慣性地在前面加上‘金菩提’的‘金’字,所以我在群內被叫‘金理映’?!碧锼胤艺f,2020年,她開始走“八卦”,癡迷“菩提功”。同年底,田素芬在一個微信群通過掃碼進入到另一個叫“通渡”的QQ群,該群主正是劉海波。

        也正是在那時,田素芬認識了劉海波,二人因共同的“信仰”成為“知己”。他們利用“點燈”“請法物”等方式聚斂錢財,后轉給境外“菩提功”組織。

        “我跟‘慈悲道人’(劉海波)熟悉,2021年給他請過‘寶貝’?!碧锼胤铱谥兴^的“寶貝”是指被狄玉明“加持”過的物品,包括飾品、衣服、擺件、“佛像”,還有普洱茶、美人茶等。

        在田素芬當時看來,“法物”有能量,可以保護身體健康,還可以辟邪,被“加持”過的物品不受邪魔入侵。

        為此,田素芬專門創建了“法物”群向信眾推銷所謂的“加持”物品。她會不定時地在QQ群、微信群內發布境外“菩提功”網站“慈悲音”的貨物信息,其價格從幾十美元至幾千美元不等。

        “有人想要的話就會私聊我,然后轉賬給我。我會在手機上‘翻墻’登錄境外網站,下單購買。他們通過國際物流發給我,我再通過國內物流發給大家?!碧锼胤艺f,在劉海波建立的“通渡”QQ群內,她也幫助別人請“法物”。

        桑心心(化名)以前和田素芬是微信好友,2016年開始修煉“菩提功”。在田素芬的慫恿下,桑心心開始供養“師父”狄玉明,為此前前后后向田素芬轉賬了12次。

        陳守守(化名)2019年底開始加入“菩提功”組織。而她為了購買“供燈”等相關產品,給田素芬進行了數次轉賬,從幾千至幾萬不等。

        據田素芬交代,信眾做“贊助”,是通過加拿大的“雨樹房”網站,“點燈”則是在加拿大的“禪修學院”。她告訴境內信眾,“贊助”能增加個人的功德,功德越大對自己和子孫后代越好,包括去世的人就能到西方極樂世界。

        2022年5月,警方在田素芬家中搜查出大量“菩提功”相關書籍、光盤,以及狄玉明的畫像。

        警方查明,田素芬名下多個銀行賬戶均用于吸收境內“菩提功”信眾資金,給其賬戶轉賬打款人員達60多人,其中郄大海(化名)、陳小珍(化名)等人數額較大。

        加入“菩提功”有病不醫,為復婚甘愿花五萬點“圓滿復婚燈”

        “加持”過的“法物”真能護體、驅魔、辟邪嗎?

        武城縣公安局民警李騫告訴記者,很多信眾加入“菩提功”后,有工不做,有病不醫,自愿將財產用于購買“菩提功”產品。

        ▲陳小珍接受采訪

        “我那會兒就特別相信‘菩提功’,我就想著挽回婚姻,為了挽回婚姻才去信的,那個時候這個心里就沒有出路?!薄捌刑峁Α毙疟婈愋≌湔f,母親因婚姻不幸而自殺,她害怕落得與母親同樣悲慘的境地,希望通過修煉“菩提功”尋求“家庭和諧之法”。

        2014年,陳小珍去某寺院祈福。在寺院里,她遇見了一位60歲左右、名叫劉二龍(化名)的男子。劉二龍說陳小珍有佛緣,讓她信狄玉明的“氣功”,說信了身體就好了,家里能無病無災。

        2019年夏天,劉二龍媳婦患癌癥去世。在葬禮上,經劉二龍介紹,陳小珍認識了郄大海。劉二龍告訴陳小珍,“郄大海很神”。

        那時,陳小珍的丈夫因其整天神神叨叨念佛(“菩提功”)提出離婚,最終,二人“分道揚鑣”。但陳小珍始終不死心,為此主動電話聯系了郄大海。郄大海告訴她,需要一個“圓滿復婚燈”,一年的祈福燈,大約花費5萬左右。

        “他(郄大海)對我說,我罪孽深重,得消業,讓我拿錢做功德。他給我‘超度’老人、祈福,有時也給我‘塑金身’。他給我許諾我丈夫能回來和我復婚,我就用手機銀行轉賬的形式給郄大海轉了20來次?!?/p>

        劉二龍老婆去世后,劉二龍自己也得了腦血栓,而陳小珍修煉“菩提功”、花重金購買“圓滿復婚燈”均沒有使她的婚姻破鏡重圓,反而使丈夫、女兒等親人疏遠了她。

        陳小珍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劉二龍的事情發現,原來,“菩提功”就是騙人的。從此,她再也不信“菩提功”。

        ▲郄大海接受采訪

        郄大海從1995年開始修煉“菩提功”,他通過QQ群或境外網站直接下載“菩提功”非法宣傳資料。

        “我那時得了肺結核,想著能治好病,我就試著修煉‘菩提功’?!碑敃r,郄大海以家電維修為生,隨著業務拓展開始自學電腦。學會電腦后,郄大海創建了QQ群,開始傳播“菩提功”,幫信眾“點燈消業”。長期以往,郄大海在信眾心中樹立了權威,他自己也被賦予了某些特異功能。

        可事實是,修煉“菩提功”并沒有治好他的肺結核。郄大海承認,自己通過服藥治療身體才得以恢復,“我當時吃了半年多的藥,另外再加上主要有個好心態,不是練什么功”。

        當時,郄大海并沒有認識到“菩提功”組織的危害性,而現在,他幡然悔悟。因為修煉“菩提功”,郄大海跟家人關系變得極其緊張,不但遭到愛人的反對和嫌棄,連兩個女兒也都不再理他?!澳憧次疫@家庭什么樣了,我還能練(‘菩提功’)嗎?”他反問道。

        “我不希望什么事情都癡迷(指他以前癡迷‘菩提功’之事),不要有迷信思想?!臂Т蠛8嬖V記者。

        鐵窗里仍堅信自己能為他人“遙治”“超度” 卻“度”不過三年的牢獄之災……

        現在,劉海波坐在鐵窗前依然高談闊論,還堅信自己能為他人“遙治”“超度”,但他始終未思考明白:自己該如何“度”過三年的牢獄之災……

        ▲劉海波

        公訴機關在起訴階段指控,劉海波在其QQ空間內不斷上傳、轉載、發布大量“菩提功”相關文章日志、說說等。他先后建立多個QQ群為“菩提功”提供網上道場并擔任群主,在其創建的QQ群內傳播“菩提功”歪理邪說,并為群內成員進行“收驚”“超度”“遙診”“遙治”等迷信活動,其伙同田素芬讓信眾“點燈”“請法物”“塑金身”,聚斂大量錢款轉給境外“菩提功”組織。

        劉海波、田素芬二人的行為擾亂了社會秩序,破壞了國家法律、行政法規的實施,構成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

        據武城縣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刑事審判庭庭長王朝華介紹,根據被告人劉海波的犯罪情節、社會危害,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判處被告人田素芬有期徒刑兩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宣判后,二被告人均未上訴,判決已經生效。

        熱點文章

        廣西反邪
        廣西反邪教
        m.guangxifxj.cn
        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在线播放_国产精品第15页_中文字幕国产乱码你懂的_久久久久国产线看观看精品
      1. <strike id="mkyiy"><bdo id="mkyiy"><ol id="mkyiy"></ol></bdo></strike>

          <rp id="mkyiy"><object id="mkyiy"></object></rp>